那多少个不能够忘的,无法忘啊

作者:影视影评

一个月以前是12月13日,69年的这天,为期一个多月的南京大屠杀拉开了血腥的序幕。30多万无辜的生灵在这次屠杀中惨遭杀害,而这仅仅只是日军侵华犯下滔天大罪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屠杀,“三光”政策“无人区”“细菌战”使当时的整个中华大地变成了人间地狱。
    1945年8月15日,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该是我们向日本讨回公道的时候了!只是,这一切为何进行得如此艰难?从最开始的法官席次问题,使我们不禁要问,难道我们不是最大的受害者吗?难道我们连直接拷问伤害我们最多的侩子手的权利都没有吗?这种感觉就像我在圆明园中看到那些残垣断壁是一样无助——悲、愤、恨。这是整个民族之殇,之痛。好在我们民族里还有像梅汝傲这样坚持原则,坚持民族气节的人,一切似乎按照符合我们利益的情况进行着。
    其实,这刚开始就暴露出东京审判中的问题了,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才是这次审判的幕后操作人,他决定对日本的战后惩罚,决定了放过一部分日本战犯,决定了东京审判中法官的位次。东京审判,只是貌似公平的判决,历史书告诉我们,美国为了压制中国和苏联,战后扶植日本,并且保留了“天皇制”,主持的东京审判不够公正、彻底,保留了一些战犯,日本的军国主义气焰仍未完全熄灭,与德国的“纽伦堡审判”大不相同。如今,德国人民能正确看待二战,而日本的右翼势力、军国主义思潮仍然泛滥,对东亚,乃至整个世界的和平造成了威胁。至今,仍有许多日本人不相信日军侵华和南京大屠杀。

不能忘啊,不能忘!

收拾好,忙忙碌碌地扎帐,打电话。下了班就天也就黑了。拿起手机,点开界面推送出来的信息,满满地都是丽江的夜,布达拉宫的雪,南国的海,北国的原始森林。大街上熟悉的旋律传来耳边----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思绪飞扬,飘回曾经年少躁动的岁。那时的我说,我要去远方,我要去流浪,我要带着他或她去领悟山河的婀娜。街边的汽车鸣笛声惊醒醉在梦里的心。自嘲地笑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泡壶茶,看会书。我想再睡个觉大约就又是一天将过迎来新一天吧。意外总是不期而至。临睡前,同事在微信群里说:明天下班,班组水镰山游玩。耳边响起那就歌词: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嘴角微翘,期待明天的到来。

——“五一”抒怀

新的一天,收拾好,忙忙碌碌地扎帐,打电话。下了班,夕阳还在。催促这发哥早点完事载我去水镰山。坐在车上打开车窗,看着窗外远去的标志物,凉风拂过脖颈,心中念叨: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到了目的地。找个地方换下工服穿上班服。专业的淡绿变成活泼的白色,班服上绣了一个卡通,眯着的眼翘翘地唇。哈!这就是我的形象。走在亭台远眺眺望水势浩渺,那草绿就像一颗颗圆圆的绿珍珠,随风滚动着。薄暮时分,在水草与芦苇丛间传出一声声虫鸣。我知道它们在欢呼,欢呼湖中长满的莲叶,开满的荷花。瞬间一切变得明动起来。很久没运动了,和发哥,丽婷姐租了一辆四轮车去骑行。悠闲地围湖骑行,放下工作,我们聊起宝宝,说起偶像,谈论生活。享受难得的放松。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此时我和邓肖骑着双人车过来。年轻的我们遇到了飞我,躁动的心总不习惯悠闲的四轮车。我要换乘,带着飞我能飞的。骑在双人车上,速度果然快了不少。时间漫漫流逝,路旁夜影稀疏,光暗交错,风呼啸过耳,路极速后退,飞在向我介绍湖的秀美。心回归到了自然,找到了宁静的厅堂。不知道是许久不动,运动因子爆棚还是携美同行我和飞把湖绕了一圈。难得地酣畅淋漓。

大地上响起过多少霹雳?

是什么把人类分成不同的等级?

可身上却总是衣不蔽体。

可吃的却是米糠和树皮。

什么人榨干了我们的血汗?

到头来把我们像死狗一样抛弃。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我们一次又一次举起造反的义旗。

什么“自由、平等、博爱”“天赋人权”,

漂亮的口号总是把我们欺了又欺。

本文由幸运飞艇彩票计划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