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拿到10亿美元,思维里的边界

作者:影视影评

知识的边界的问题很有意思,《楚门的世界》正好是一个说话的由头。

图片 1

特朗普总统执意要建美墨边界墙。现在,他将得到高5米半的一段"边界栅栏"了。五角大楼同意为特朗普的相关计划拿出10亿美元。在美墨边界建造隔离墙是特朗普选战中发出的承诺之一美墨两国边界总长超过3000公里,其中的92公里现在将得到更好的保护。日前(3月25日),美国国防部宣布,为新设边界障碍拨款10亿美元。特朗普总统早就要求在美墨边界建造隔离墙。这是他选战中作出的最大承诺之一。不过,国防部常务副部长沙纳汉指出,五角大楼这10亿美元拨款并不用于建造界墙,而是栅栏。他称,这笔钱将用于在得克萨斯州的埃尔帕索(ElPaso)地区建造边界栅栏以及在当地铺设新公路或修缮现有公路和设置照明装置。他指令陆军工程师兵团,立即启动相关项目的"计划及实施"。该栅栏的高度为5.5米。紧急拨款五角大楼动用这笔资金是意在支持国土安全部及海关及边境保护局。沙纳汉指出,此举的法律基础是一项联邦法,根据该法,国防部可以在国家边境建造公路、栅栏和照明装置,以阻碍毒品走私通道。特朗普要求建造界墙,理由是打击非法移民现象,但也为打击来自拉美的毒品走私。美国国会拒绝为他的界墙计划拨出巨款。由此,二月中旬,特朗普动用总统权力,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根据紧急状态法,总统有权从现有预算中挪用资金,用于建墙。抵制和否决围绕相关经费的争议导致从去年年底开始、延续了5星期的预算封锁及由此造成的联邦政府机构的部分关闭,成为美国历史上迄今最长的政府"停摆"。本月中旬,美国国会众院表决否定紧急状态,却旋即遭到特朗普总统的反否决。这是特朗普上任两年来对国会的一项表决结果首次动用总统否决权。他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不仅受到在野的民主党人的反对,也受到他所在的共和党阵营的强烈批评。新移民潮然而,众多拉丁美洲人仍存希望,能移居美国。从上周末起,在墨西哥南部地区又新出现以美国为进军方向的移民人流。据《新闻报》(LaPrensa)报道,参与人数目前已达2000人。

我们都知道影片里的故事是虚构的:别人都知道的一件事,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楚门是幸运和聪明的,他终于揭开了疑团,搞清楚了自己是谁。“我是谁”,很重要的问题。我看到楚门在大海的尽头摸到了墙的时候,震惊了,同时真心为他祝福。金凯瑞平素表情丰富得油滑的脸上,此时呈现出少有的庄重。看起来,这部影片是“完成任务”模式——典型的叙事片。

      前段时间听了吴军老师关于“边界”问题的探讨,颇受启发。也许每个人、每件事都有一个边界,有些是我们能看清楚的,有些是则是我们看不清楚的,就好像科学界一直在研究的宇宙边界一样,至今仍是一个难有定论的谜题。

但是我想往文艺里扯一扯。就是说说我为什么看到了大海边上的墙而震惊。我是楚门吗?当然不是;再问一次,不是;再问一次。有什么问题吗?好,这样想:我们的生命是无知懵懂的化合物的一次合成,还是被精心设计好的轮回报应?这不是唯心论和唯物论的一次较量,而是关涉到我们的每一个选择和决定。

      “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简单地说就是我们永远只能看到真实世界中,你想看到的那一部分。我们戴着不同的镜片过滤世界的大部分信息,我们还用不同的经验和记忆来解释这些信息,搭建起我们内心的世界,并且以为那就是世界的真实状况。佛学中的“色即是空”说的大概也是这个意思,我们是带着有色眼镜观察世界,我们一直都在赋予周围事物内涵。这种带有潜在主观情绪地认识世界的方式就如同一块边界墙立在我们人生道路上,而这个边界墙似乎永远无法消失。

如果我们是一次偶在,那么我们来到世界上,并不带有目的。纯粹基于生命体验的过程就是本质——活着就是活着本身。花开堪折直须折,今朝有酒今朝醉,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把这个生命消费、挥霍掉而已。路易的那句“我死后那管洪水滔天”也不算无耻。如果我们是被精心设计的“产品”,那么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必定有一个目的,前世今生,救赎也罢,轮回也罢,但是一定是按照软件程序运作。也就是说,一切都是天意,一切命运,谁也逃不离。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宿命论。

认知分层是一堵墙

本文由幸运飞艇彩票计划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